掘金圈 滚动新闻 东北率先放开生育限制,可行吗?

东北率先放开生育限制,可行吗?

广告4

东北率先放开生育限制,可行吗?

提高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实行包容的生育政策,降低生育、抚养和教育成本。

东北将率先放宽生育限制?

不要怀疑自己的听觉。也许那是对的。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官方网站2月18日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根据工作职能,对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进行了答复。

全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认为,全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提出“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对我会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东北地区可以立足实际进行探索,研究落实生育政策需要制定配套文件,评估政策变化的社会风险等。据此,提出了东北地区实施综合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问:为什么要在东北率先试行?全国卫健委的回应,释放出什么信号?


图/国家卫健委网站:国家卫健委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839号建议的答复。

东北三省进入人口负增长时期

这位代表提出“建议国家在东北地区率先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的理由是:

首先,东北三省的人口都进入了负增长阶段,流失严重。

二是东北三省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养老保险基金已收不抵支;

其三,东北三省的生育率非常低,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这个问题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对于“为什么是东北”这个问题,东北三省负增长的人口和严重的人口流失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据统计,2019年辽宁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80‰;2019年吉林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85‰;2019年黑龙江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1‰。

尽管2020年东北三省的人口数据还没有公布,但也很有可能继续出现人口负增长。

另外,近年来东北三省的常住人口也在不断减少。在2018年的全国31个省份和城市中,只有4个省份和城市出现负增长,除了北京之外,是东北三省。

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和辽宁省分别比2014年和2019年分别减少81.7万、61.65万和39.7万。

另外,东北三省的人口老龄化严重,养老基金已收不抵支。

2018年,辽宁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所占比例为16.2%,吉林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所占比例为13.93%,黑龙江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所占比例为13.8%,全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所占比例为12.6%。东北三省人口老龄化程度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养老负担越来越重,近年来东北三省的养老基金一直收不抵支。

2019年中央将实行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各省统一上缴一定比例的养老金,这些养老金通过下拨转入各地。东北部三省已连续多年被列为中央资金最受益地区。

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由财政部公布,表明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达到7398.23亿元。其中,辽宁省实现利润555.58亿元,黑龙江实现利润485.56亿元,吉林实现利润145.19亿元。东北部地区的净受益额达1186亿元,占该地区受益总额的六成以上。

生育率与生育率是两个问题,但仍然需要放开生育限制

新闻一出,许多人欢呼雀跃,也有一些人对此心存疑虑:东北三省生育率极低,即使完全放开生育,也很难提高生育率,毕竟生育成本高,生活压力大,让人生,他们不一定愿意。

这一观点不无启迪意义:“生”与“育”是两个问题,有些人不愿“生”,其实是担心“育”。

这个结论不能直接指向“东北三省放开生育限制是做不到的”,相反,它显示了放开生育限制非但非必要,也非紧迫。除了这一点外,还有必要降低育儿成本,做好生育服务。

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总生育率分别为0.74,0.76和0.75。这就是说,东北三省每个育龄妇女平均生育一个孩子的数量不足一人,而这一数字低于全国大多数省级行政区。

许多夫妇都不愿意生一个二胎,何况三胎呢?因此,要以“放开生育限制”带动“增强生育意愿”,还要做好配套服务。

提高民众生育意愿,归根结底还是要靠降低生育、抚养教育成本来实现。

网络上经常有人抱怨,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所以,要想让民众愿意生育,还是要提升生育政策的作用,让生育政策真正为民众托底。

值得注意的是,超低生育率并不只是东北的问题,其他地区也有类似的问题,只是全国低生育率的状况要比东北落后十年左右。

2017-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出现了“三连降”。虽然2020年全国出生率数据还没有公布,但是从一些地级市公布的数据来看,2020年出生率总体下降了10%以上,个别地区降幅超过20%。

二月八日,公共安全部网站发布了一份《2020年国民姓名报告》,其中提到:“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的新生儿有1003.5万人在公安部门办理了户口登记。

据2019年人口普查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已有1179万新生儿在2019年底之前到公安机关办理了户口登记。与此相比,2020年新出生婴儿数量较2019年减少175.5万人。

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并提出“降低生育、抚养和教育成本”。因此,面对新形势下出生人口下降的问题,生育政策必须考虑到各种形式的生育(包括三胎和四胎家庭)。

从当前情况来看,通过一个“升”一个“降”,提高生育政策的包容性,降低生育、养育和教育成本,扭转出生人口持续减少的局面,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也需要及时采取措施。

而且让东北三省率先放开生育限制,更是可取之举。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roll/20210219/792.html

作者: summ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61274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4605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