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广告、哄抬价格、数字藏品风口 急需填补监管漏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数字藏品近年来在文化创意产业等方面备受追捧。某某笔者走访中,有些数字藏品家平台的营销手法层出不穷,有些在网上公开发售藏品,另一方面在二次交易中使用资金为自己的数字藏品“抬价”;有些人做了虚假广告,甚至卷款逃走了,这方面还存在着法律和法规上的漏洞,急需弥补。

一幅肖像画的价格是几百万元;一件价值过万的数字藏品,在短短数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一幅价值十几块钱的照片,竟然能拍出几千块钱的高价,这两年来,数码产品“火”了。

某某笔者走访中,有些数字藏品网站以盈利为幌子,设立了种种“玩法”来招揽新用户,业内的宣传氛围逐渐浓厚。一些网站在没有相关的监督下,出现了欺诈消费者、卷钱跑路等问题。

业内专家建议,有关方面应该制定指导方针,对数字藏品平台资质、市场交易规则等进行规范,以指导市场的发展。

数字藏品界“击鼓传花”

NFT数字藏品

NFT数字藏品

数字数字藏品,也叫 NFT,是一种以数字为基础的非同质代币,利用区块链技术对特定作品或艺术品进行密码,使其具有唯一性,其表现方式有数字画作、图片、音乐、饰品、3D模型等。现在,国内的数字藏品涵盖了体育、体育、艺术、娱乐、娱乐和娱乐等各个方面。

数字藏品有助于推动文化创意产业的数字化转化。一月份,河南洛阳博物院推出了一种数字藏品——“北魏石虎”。李岩,洛阳博物馆文物保存和修缮公司的经理,对《工人日报》说:“没想到在一分钟内就卖光了。”

端午节期间,洛阳博物院乘胜追击,推出了5款《洛邑盛景》数字藏品,每种仅售出3000套,每套39.9元,3日之内销售一空。据悉,不少文物部门的数字藏品都有过相似的销售经验。

李岩感叹,在此之前,文创类的概念仅限于服饰、文具玩具、家居用品、餐饮用品、挂饰配件、艺术品及摆件等,「数码文具产业开启了一个新天地」。

浙江大学国际合作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指出,数字藏品的真正意义在于使用者对数字藏品的认知,而其中所包含的 IP观念以及它的艺术化,则是顾客选择数字藏品最重要的动力。

老选手唐布朗对媒体表示,目前中国的游戏选手以90后、00后居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在校大学生。“有些人认为元空间和数字藏品家的前途很乐观,但更多的人则是为了赚钱。”

数字藏品真的可以赚钱?布朗坦率地说,现在的数字藏品买卖就像是一种“击鼓传花”,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交换,很容易就会被人打断。

唐布朗说:“有些人买了之后,就会以极低的价格卖出去,有些人还会因为网络借贷而背负巨额债务。”

一个既是“裁判”也是“运动员”的舞台北大法律系薛军认为,数字藏品这种新的事物,仅仅因为数码鉴定技术而具备了一定的权利依据,并非特别之处。他表示,目前数字藏品界的火热,一部分是因为某些不法人士利用新的观念来进行宣传。

据悉,有些数字藏品网站打着“送空投”、“合成”的旗号,以招揽更多的新顾客,另外还有0元抢购、随机送福利、抽奖等营销手法层出不穷。有些网站还会充当“裁判”和“运动员”,在二级市场上发布自己的数字藏品,并通过自己的资金为自己的数字藏品“抬价”。

“有些网站的数字藏品质很普通,但价值却很高,显然是在做生意,有些人连收藏都没资格。”李慧说道。

今年是数字藏品界的一个爆发时期。有资料表明,目前我国的数字藏品市场已经从2月份的不到100个增长到了5月份的300多个。

同时,也有许多声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的顾客。游戏选手杨霖表示,最普遍的问题就是,网站许诺给新人们买数字藏品、实物礼品,却迟迟没有兑现,或是花钱买了却没有得到,“最恐怖的是,给了这个平台后,无法再取出来,有些平台还会卷款逃走”。

杨霖说,他在一个网站上的一千块钱,在一夜之间就不见了,他跟平台的服务人员反映了好几次,都没有收到回复。另外,在购物后不支持退货退款和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针对数字藏品的举报已超过1000件,主要针对各类交易平台。

薛军指出,对于某些网络平台,若出现恶性的炒作,或是利用数字藏品的幌子进行非法集资和传销活动,则要对其进行严格的监管。

最近,有不少数字藏品网站传出破产倒闭、跑路的传闻。五月,数字藏品“TT数藏”的官方微博宣布,该公司的负责人挪用了该公司的启动基金进行了投入,造成了其账户的亏损,该公司宣布破产。

据悉,我国监管部门对网络金融市场进行了严格的管制,但由于缺少对数字藏品者的具体界定,有关法规与法规尚不完善。

立法与法规缺位有待弥补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的赵虎对媒体表示:“数字藏品是一种有价值的产品,它应当得到消费者的法律权利,比如知情权、公平交易权、自主选择权等等。”

鉴于目前立法滞后和目前市场存在的问题,赵虎建议,政府可以通过制定相关的指导政策,对电子藏品平台资质、市场交易规则等进行规范,以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关于文物的版权问题,我们也要搞清楚。”赵虎接着说道,“例如,什么类型的作品,要经过授权,或者是不要着作权的,或者是什么,这些都是有争议的。”

今年十月,由全国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中国美术学院、杭州杭州网络公证局、蚂蚁集团等组织,共同发起了一项针对数字文化产业的恶性宣传活动,并对此进行了严厉打击。最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协会联合发出了联合声明,要求各成员机构要严打 NFT金融资产证券化的趋势,严厉打击金融违法行为。

薛军说,要加强对数字藏品的管理,加强对数字藏品的管理,并切实履行相应的法律义务。在拍卖过程中,要保证拍卖价格,交易条件,服务规则等方面的信息都要公开和透明。

“另外,使用者自己也要有一定的防范心理,不能抱着投机心理去做买卖。请选择符合条件、有交易保障的交易平台进行交易,并在交易之前核实和核实商品的真伪。”薛军表示,如果发现该平台存在违规行为,或者在买卖中的利益受到损害,可以向相关机构进行投诉。有关方面要对此进行调查,并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处理。”

    头条数字藏品

    虎墩IP方:“这个世界不懂我”数字藏品7月18日发售!

    2022-7-2 5:26:29

    元宇宙头条

    HTC的元宇宙布局

    2022-6-16 10:47: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