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圈 商铺 恋人去世了, TA的记忆要不要交给人工智能呢?

恋人去世了, TA的记忆要不要交给人工智能呢?

广告4

恋人去世了, TA的记忆要不要交给人工智能呢?

近一期《奇葩说》的辩题是关于“离世爱人的记忆该交给AI吗?”

这一期的辩题本身很有意思,非常值得探讨。AI已是大势所趋,那么该不该把死去爱人的记忆交给AI?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也许有生之年,这会是我们每个人所要面临的选择。

一辩毛冬:爱人离世,我要把 TA的记忆交给 AI

论据一,恋人的记忆可以留,也应该留。

存储器是信息,和照片,硬盘存储没有什么不同。假如你不会烧掉爱人留给你的照片,存储在硬盘里的记忆,为什么不接受记忆存储呢?而记忆转存必须经过本人同意,才能交给家属,选择转存是尊重死者遗愿
第二个论据,记忆保存给人工智能是最可靠的。

假如把机器交给一个活人,也许会利用里面的敏感信息做坏事,但机器是中立第三方,反而更安全。

人工智能只是一种方便生活的科技功能,我们很久以前就将其应用到生活中了。活著的时候就用它来储藏回忆,怎麽到逝者这里突然不愿?科技本身不会有问题,是我们太想太多了。

论据3,有记忆的 AI可以陪你度过失去爱人时的痛苦时光。

恋人的记忆也是你们的记忆,里面有你们一路同行,共度一生的印记。存储记忆最大的意义就是你可以通过对爱人的记忆来了解之前的自己。找出共同的时间路径。

毛冬的发言很有条理:应该储存起来吗?讨论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要存储,用什么方法最好?最佳的 AI,说说为什么最佳的 AI;存储有什么好处?讲讲好处吧。

层层叠叠,一清二楚,情绪和论据都很饱满,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令人反感的,不知为什么现场观众选择了反票?

康永哥在第一回合结束后以一贯温和的态度谈起这一话题,李诞表示,有时就是这样,在场上与观众失去联系,后头不管说什么都不对,即使李诞在中间试图自己开怀大笑,也无济于事。此时,即使客观地看待论据和段落没有犯任何错误,也是不对的。毛冬本人也表示,他在演讲过程中感觉自己失去了听众。

正如黄执中所言,我觉得站在台上,没有什么比明知观众已经抛弃你,你还在台上继续表演更痛苦的事了,怪不得毛冬在演说的中段会有点自嘲地说:“要把这尴尬的场面搞得专业一点”。

但我回头看这段,还是不明白毛冬为什么会被观众抛弃?有识之士或许可以给我留言解答一下?
反一辩(胡雯媛老师)恋人离世,我不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论据1, AI不尊重离世爱人的秘密。恋人的回忆不仅仅是共同的生活经历,还有 TA自己生命中所有的秘密。
(驳斥毛冬的相片说)相片不是恋人的照片,而是恋人生命中所有瞬间的所有照片,这种隐私不应该公开,也不应该放在机器里让别人随意点阅。

第二个论据, AI只能保留过去的记忆,不能书写新的现在。

机械越是聪明,越是只能让你沉湎过去,不能开始新的生活。就像苏轼怀念亡妻一样,即使在梦中还魂也只能相视无言,无法展开新的对话。

人已经死了,而活着的人需要继续前进。若沉迷于存储在机器中的信息,不会有机器陪着你,有你陪着机器人,耽搁了你的生活。

论据3:死者不是生活在死者的记忆中,而是生活在你的记忆中。

关于隐私的问题和停留在过去的问题我列出以前自己思考过的辩题也想到过,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胡老师会用苏轼的悼亡词把这一道理讲得如此生动、生动,深深地触动了人心,真是了不起!很明显,康永哥和马东老师也对胡老师的表演很感兴趣,还饶有兴味地追问诗歌欣赏歌曲的演唱方法,不知您怎么看歌唱版的《长恨歌》?

单对开杠

毛冬:我们从来没有说过 AI是爱人的替代品,如果你这么想,那不是 AI的问题,而是人们采取了这样的想法。

如果没有替代品的话,就相当于存储在硬盘里,而非人工智能。为什麽让它“聪明”?

毛冬:那么你觉得可以放在硬盘里,也可以放在人工智能里?

胡老师:记忆可以保存,但做不到聪明的模仿人,你的爱人就不行了。

毛冬:但是我就是做 AI的,它就像是在硬盘上增加了一些分类功能,有什么不同?

胡小姐:听不懂(哈哈)

毛冬: AI还不够强大,还不够恐怖,你想知道吗?

我之所以学文科,是因为我觉得理科很强很可怕。人工智能这一技术的问题不就在于我们缺乏理解而感到恐惧吗?在此之后,我们无法预测将发生什么事。人工智能本来就比我们活得更久,算法比我们强,如果把人的记忆也交给它,那不就把人的最后底线拱手相让了吗?

双方选手在开场阶段的表现都略逊于发言,可见即时反应还是很考验人的。

毛冬一开始让胡老师说记忆存储在硬盘里没问题,其实已经造成胡老师和自己的隐私争论的矛盾,存储硬盘同样存在隐私问题。但是随后毛冬在解释 AI技术的强弱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没能将自己撕开的纽扣乘胜追击。

胡老师顶住了毛冬关于 AI的强弱问题的解释,但是稍微防卫过当,将对科技的恐惧过度延伸。许多技术细节普通人本来可以不懂,只要是专业人员能够理解,并在适当的监管条件下加以推广。

我对Wi-Fi技术一窍不通,就不上网了?不会的。如果因为非专业人士不了解、由于不了解而凭直觉抵触,我们就不发展和推广任何新技术吗?这个恐怕是有问题的,这个点实际上就是留给正方反攻的口实。

正方二辩(席瑞):爱人离世,我要把 TA的记忆交给 AI

驳斥胡老师:悼亡词确实凄美,但它的逻辑却是面对无法改变的现实,寄托着无奈的祝福与怀念。但技术只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让我们不必无奈的接受它。

定位法

论据1,这个问题是老年问题,因为不出意外,当爱人去世时,我们自己也老了。对老人而言,回忆是最珍贵的,而记忆中最能让人享受和快乐的就是回忆。但是那个时候因为脑力体力的衰退,可以回忆的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少,最终会忘记一切。假如有 AI存储记忆,难道不能减少这种遗憾吗?

第二个论据,科技总是源于人性,我们常用回忆的世界来治愈现实的世界,让科技尽可能保持回忆的世界,才是最大的人性。

不要惧怕科技,我们使用了很多科技来做保留记忆的事情,比如摄影,社交软件等等。照相是不是要放手,沉溺于过去?

内存 AI只是又一项新技术,没有什么特别的。害怕只是因为不习惯,因为不习惯新技术,而去美化旧时代的缺憾,才会让过去的无奈看得特别美好。

人活在别人的记忆里,爱人的记忆就是我们来去的路。

回忆很难保存,照片会变黄,鹦鹉会死,人脑会衰微,只有靠 AI,才能展示出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全部,给我的爱人看。在我死去的时候,爱人会怀念我的一切。

Sierri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将需要这种技术的人群定义为老年人。这样做不仅符合大多数现实情况(不出意外地),而且使辩论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展开。胡总以前说过不能生活在过去,要看着未来,这一点不攻自破,因为老人最重要的不是未来,而是过去。前面的差距也被准确地抓住了:我们不能为了恐惧技术而变得不可能,并避免痛苦吗?席瑞切入老人的观点,这是今天正方唯一让我动摇的观点。

目前反方一辩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隐私问题。再看看反方二辩如何反击。

反侧二辩(李思恒)恋人离世,我不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反席瑞:回忆固然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回忆,而非爱人的回忆。在生前我并没有掌握对恋人的回忆,为何死后反而有此权力?这一决定应由爱人来做,而不应由我来做。

立场:

论据一,推出 AI记忆机器人只是为了卖货,今天升级明天更新,是不可靠的。以钢铁机器取代爱人的场景太荒谬了,以技术寄托不起情感,只能被情感绑架。

AI与照片或硬盘有本质区别,它能自动处理恋人的回忆。我希望尊重死者,但另一方希望死者继续为我服务。

第三种观点,技术带来的不是陪伴的礼物,而是对当下的诅咒。想着以后能继续留在这里,现在就会不努力珍惜,结果留下更多的遗憾。举例来说,已故的爷爷,即使留下了回忆,后来我取得了什么成就,为他做了些什么,他都不再感到。

第四个论据, AI留下的记忆中,共有的部分你本来就有,而私有的部分是你不需要知道的秘密。祖父老年痴呆症不记得我,但我记得他,那就是关键了。世上没有一种 AI不值得回忆恋人的经历。愿我们今生的爱情故事到此结束,续集不用 AI写,来世一起写。

“火锅仙子”的风格依然强烈,我很喜欢,但不得不说,这次讨论的力度和清晰度与席瑞相比有点逊色。论据一调节气氛的作用大于论据输出,论据二对智能与一般科技做了些解释,但分清得不够透彻,很快转到以下几点。第三个论据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并不能正面面对席瑞的高龄设置。在思恒与爷爷的关系中,爷爷的年龄差距很大,爷爷老了,思恒还年轻,所以爷爷将来会发生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参与,留下遗憾。但席瑞设定的是同龄人共同老去的恋人,而恋人去世后,“我”的生活重心本就是回忆过去,而非展望未来。那么在这一块两个人不在一块的战场上,就是各个击破。

第四点论据还是接力对“隐私权”的防御比较强。对恋人来说,记忆中最有意义的部分无疑是共同的回忆,但这部分其实并不需要储存,生者本来就有。对于其它私人秘密,更不应该储存,生者不应该知道。以隐私权为要挟,就能守住一块更严密的反方禁区。

正方三辩[黄执中]爱人离世,我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反方向今天一直在强调“我”,似乎爱人的记忆只对“我”有意义,只对“我”的爱有意义,因为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对恋人来说,记忆本身就具有独特和珍贵的意义,它以自己的这一珍贵值得留下。

回忆是人生在世留下的证据,从前只有帝王将相的才子才有资格被记录,普通人一生的悲欢离合只配在瞬间灰飞烟灭。

但一般人也值得记录,值得留下。人生一逝,只留下回忆。就像每一颗星星都应该有同样的机会挂在天空,等待着欣赏的目光。再平凡的人,在他身后拖拉着所处的时代与所处的环境的意义之网,贡献出自己独特的感悟与感悟,这是一份人给世界最好的礼物。

世上并不只有最明亮的星星值得挂在天边,再暗淡的星星串成一串也是星座,星座能指引方向。

爱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它不能在这世上留下恋人的痕迹,我也会老,也会死。

本人所爱之人独立而独特,利用 AI保留 TA的回忆,多年后将 TA独特的魅力让他人爱上,给未来多年的人以独特的安慰(这似乎是一种云知己的概念)

恋人的记忆不会只为“我”而存在,恋人的存在也不会只为“我”而存在。AI将保留下来,献给全人类。

黄执中令人惊叹之处在于他总能跳出题设的思维定式,从不同层面提出新观点,别人容易滑向偏题,自己则醍醐灌顶。

幸好辩题的全文写在每个辩手名字旁边的习惯救了我:题目是说“我”要留“爱人的记忆”,而不是说爱人自己决定。

保存每一个人的记忆对后世的贡献的确很有意义,但是这个决定的漏洞在于它应该由自己来,而不是其他人来。如果说,“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我”的爱却无法留下爱人,那么,为什么“我”却同时掌握了爱人在世界上留下的珍贵痕迹?我觉得这个有点矛盾。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绕过了反方的禁区:隐私。恋人本人愿意贡献全部隐私感悟,隐私体验,为全人类做星辰指路?未必如此。

反侧辩驳(詹青云)恋人离世,我不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驳斥黄执中:“执中学者”的意思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一个个体的记忆都值得保存。生与死,或者说爱与死,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留下一个人的生命痕迹。

但留了什么痕迹,做了什么贡献,难道不该由他们自己决定吗?作为恋人,我有什么权利帮 TA处置?Kafka嘱咐他的朋友们销毁他们的手稿,但是他的朋友们把包括日记在内的所有手稿都出版了。要是卡夫卡知道,他也许不会写。单词也能毁掉,回忆?

把人工智能的技术水平划分为强和弱两个层次。

1.弱人工智能

若如毛冬所言,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非常薄弱、薄弱。假如真有那么弱,那么拙劣的模仿就不能带来安慰。「毛冬 AI」不能跟著时代更新和学习,而父亲每次觉得这只是一个生活在过去的笨拙机器人,就会愈加提醒著他自己已永生。人工智能与人类完全不同, AI再聪明也无法复制人类由几亿年进化而来的生物直觉和本能。不能用语气语调去察觉情感上的小冲动,不能扮演好爱人的角色。

2.强大的人工智能

假如科技奇点突破, AI有能力妥帖扮演恋人,准确筛选出秘密和可共享的信息,我们就会迎来真正的遗忘:分不清真假。

爱与我,爱与我扮演的 AI,爱与我共同回忆的真爱…在这些混乱而又模糊不清的沼泽里,“我”到底能最终留下什么?感情与回忆都是幻觉,幻觉带着我们走向幻灭,让我们对人间的情感无动于衷,从根本上消解情感。假如到了那个时候,人类可以生活在真正的孤岛上,依靠人工智能来满足自己的情感需要。

但如果人工智能甚至掌握了人类的情感,并且拥有超强的运算能力,它为什么愿意与人类为伴呢?我担心人类将会成为人工智能的对手。

最终,我们的确使用了许多技术来帮助我们记住许多事情,但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其他值得我们记住的人和事呢?正则说人会忘却一些事情,若忘却,便是忘却。人类总是在不断前进,正是遗忘的力量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最宝贵的。假如最后只能记住很少的画面,那么但愿我能记住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只如初见。

赛前能想出与詹青云相似的情感幻灭、真假论据,让我觉得很自豪,但我知道,即使有相似之处,我也不可能像她那样讲得那么清楚透彻,更不可能达到深入听众内心的效果。山高景远!

双排发言

真个【颜如晶】恋人离世,我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这个问题到底是感情问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AI好坏,记忆有什么重要意义,这些讨论都太理性了,这个问题的情况正好是极端不理性。

核心问题是,你仍然爱你的爱人吗?

恋人的生命已经停止,但是你的爱却没有停止,你们两个的速度不同。在这个时候,你最需要的就是给爱人留下安慰。对我的伤害无关紧要,但对我的记忆来说,伤害最大。那就留下吧

庞颖反方:恋人离世,我不会把 TA的记忆交给 AI

由于爱人临终时缺乏理性,所以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是谁把理性的结论送给了冲动的自己。如果你想留住你的爱人, AI就不能满足你的需求。太聪明了,太会算计了,它不是那个马大哈的真爱。每一次你感觉到这个,你都会被提醒,原来你的爱人是那么好,可是 TA已经不在了。

罗振宇战队主场优势:指定结辩。

正指定李思恒为反方结辩。

反方结辩(李思恒)恋人离世,我不会把 TA的记忆交给 AI

恋人离开后,我和 TA的确处于不同的速度,但 AI只能保存过去的记忆,因此它就停留在原地,我却继续向前,速度依旧不同,那么此时我是否再次与恋人步调一致,如果我为此拔掉 AI的电源,我是否会再次杀死恋人?那我这个时候杀的不是爱人的肉体,而是 TA的灵魂。许多人选择不储存,是因为心里多少还是会不舒服,不舒服之处在于这个 AI不仅存储,还能处理你爱人的记忆,它是陌生人看到了你爱人的日记。
正方结辩[黄执中]恋人离世,我会将 TA的记忆交给 AI

疼痛并非源于 AI,而是因为太想让爱人离开。带着执念,才会导致 AI不够像你会不满, AI太过疯狂,怎么也会觉得很痛苦。但是那不是 AI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执著地想要把爱人留在身边,就算一张照片一样会惹恼你。

但是如果你能够理解你的记忆并不是为了让爱人留下,而是为了向世界证明 TA的存在过,那么,留下记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以过五十年再去开封。

在主场赛段,球队以一票之差保持了本队在比赛中的不败纪录。

这次罗振宇战队比蔡康永战队更让人惊艳,两票险胜,同样是反方虽败犹荣,主场球队全部依靠主场优势获胜。

在结论环节上,思恒有些不稳定,没有努力巩固自己的“隐私权”,也没有攻击黄执中必然要重复的个人记忆保存论(将个人记忆赋予人类应由爱人自己决定,而不是“我”越俎代庖)。

而黄执中则稳扎稳打,站在自己的立场,并借力攻击詹青云三辩:如果记忆的保存是为了为全人类服务,而非为了留住爱人,詹青云的立论根基的确不稳。

黄执中的辩驳确实比以往更有说服力,因为这两个漏洞并没有事先攻破,而是赢得了最后的赛点。

但是漏洞不会被攻击也不代表没有漏洞,结合李诞的暗黑童话,我们就能看出一个人记忆的产权掌握(即使是爱人),能带来多大的道德困境;再加上将记忆的某一部分完全留在当事人不愿去做的地方,都是黄执中今天不愿说的。

内心深处,胜过内心。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zhineng/20210110/351.html

作者: summ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61274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4605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