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圈 深圳新房 炒房团、倒闭的皮革厂,这座 “土豪城市”的未来是落寞还是崛起

炒房团、倒闭的皮革厂,这座 “土豪城市”的未来是落寞还是崛起

首页栏目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起温州,一般人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土豪很多,遍布全国的炒房团、各地驰骋的温州商帮。对了,还有神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温州这座城市的地位究竟如何,在浙江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了发展杭甬温三大核心城市的战略。温州和省会杭州、宁波一道组成了浙江经济的“铁三角”。根据2021年浙江省前三季度的GDP排名,温州也以5502亿元稳居浙江省第三。虽然远离长三角,没有得到上海足够的经济辐射,温州这座城市却一直在中国商业版图上有着特殊的地位。

但相比早已成为万亿城市的杭州和宁波,温州被人吐槽得最多的是糟糕的城市界面、虚高的房价、不知不觉流失的人口,还有就是04年开始落寞的经济。2016年财经评论员叶檀发表《我眼中最无前途的中国十个城市》一文,“点名”浙江温州为国内“最无前途城市”之一,在近十年里,土豪城市的光辉似乎开始慢慢褪色。

同在经济发达的浙江,宁波和宁波已经成为了万亿城市,温州的发展为什么会后劲不足?是人口流失还是经济结构问题?未来的温州还有什么新的发展机会吗?

 

遭遇失落的10年,温州的辉煌是短暂的?

 

年均GDP增速14.1%,高出浙江平均水平0.6%。2004年前的温州经济创造的不仅仅是辉煌,经济学家费孝通甚至把温州经济的成功单独总结为温州模式。

在上世纪80年代,温州形成了以鞋服、电器、汽配、泵阀等为支柱的制造业。一座地级市拥有“中国电器之都、中国鞋都、中国汽摩配之都”等33个“国”字号专业产业基地。整个80、90年代的中国,日用品和轻工业几乎绕不开温州制造。90年代,温州服装占据了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报喜鸟、美特斯邦威、森马等品牌至今还在全国的服装市场上拥有一席之地。

一样是民营经济,温州模式和其他区域经济的成功模式有什么不同呢?改革开放初期,有江苏的苏锡常为代表的集体经济,制造产品主要配套大工业生产,而背靠港澳的珠三角则利用区位优势发展对外贸易和代加工产业。

温州则选择了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在产品门类上以日用小商品为主,主要发展轻工业,经营单位则是家庭、联户承包,最主要的是地方政府对民营经济的无为而治策略,无论对于民营经济还是信贷活动,几乎采取了“放养“的态度。通过这些宽松政策,在那段时间里敢打敢拼的温州把所有的地域劣势都转化为了优势。

然而温州经济辉煌在2004年戛然而止。2004—2012年温州GDP增速放慢到10.5%,一度掉落全浙江末位。同时温州制造也开始遭遇假冒伪劣质疑,此外产业转型滞后、创新增长弱化、企业空心化严重等问题日益凸显。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大量的温州商人选择出走温州,包括对外投资和金融借贷在内大量资金投向了全国各地。有媒体统计近10年来,温州本地的工业企业和外迁企业累计对外投资额已超过1000亿元,实体经济不景气已经是一个难以回避的事实。2011年民间金融危机又给了温州经济沉重一击,有评论认为这场游离于金融体制之外的信贷危机对温州经济的整体影响持续到2017年。

此外,小规模企业的发展劣势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体现出来,据统计温州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4年,抗风险能力差、淘汰率高。截至2019年杭州的上市公司有132家、宁波有76家,而温州仅有21家,在浙江省也只排到第八的位置。在资本决定企业实力的时代,温州的企业发展模式显然是滞后的。而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温州制造也因为在缺少核心竞争力,高科技企业少而开始慢慢远离中国经济的核心区。

 

人口流失和地形复杂,温州城市发展有何硬伤?

 

除了GDP,最能反映一个时期内城市地位变化的,恐怕还是人口流动情况。现在要问浙江省哪个城市人口最多?大部分人会异口同声说是省会杭州。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杭州全市人口1194万,位居浙江第一,也是浙江省唯一人口过千万的城市。

其实杭州的人口优势保持得并不很久,在2016年之前,温州一直以900多万的人口位居浙江省各市人口的首位。但在过去的十年里杭州的人口增加了超过300万,温州仅仅增加了45万,温州近十年的人口增幅仅为4.93%。在浙江十一个地级市中排倒数第二,仅高于人口100多万的舟山。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温州人讲究血亲、抱团发展,更喜欢背井离乡甚至出国发展。在杭州和温州人口发生剪刀差的2016年前后,正是长三角、珠三角城市圈各种新兴产业的兴起的时间。面对互联网带来的各种产业转型升级,不仅外来人口,温州人留在当地的意愿也逐渐降低。根据媒体公布的一份手机大数据显示,在2017年,温州移动大数据识别出温州籍人720万,其中246万人在外地发展。在省内,走出去的温州人最爱杭甬,省外则是广东。另外杭州的人口大数据也显示,截至2018年,共有33.7万温州人在杭州生活,这些温州人的平均年龄仅为32.5岁,还低于市内温州人43.0岁的平均年龄。

除了人口,温州被外界诟病最多的是落后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混乱的城市规划。叶檀在评价温州时说道:温州城市缺乏规划,基建不太好,城市缺乏规划发展的自组织能力。虽然此后《温州商报》以温州市规划的提升市区道路,在建3条市域铁路,扩建温州机场为区域性航空枢纽港等理由进行反驳。但仔细盘点一下温州的城市建设就会发现,仅有一条修通的地铁,和刚刚成型的一条内环线都显示着城市建设方面和其他中国城市的差距。

当然要谈一些客观因素的话,温州落后的市政建设多少和独特的城市地形有关。温州的市区原先很小,仅有鹿城区一个市辖区。在80年代市区扩建后,才发展出龙湾、瓯海等区,但算一下温州市区总面积,实际仅有1288平方公里。这个面积仅仅相当于宁波的海曙加北仑两个区的面积大小。如果放在江苏省,仅和苏州吴江区差不多大。更要命的是从地图上看温州市区是卡在瓯江两岸和雁荡山脉之间的一条狭长地带,最窄的地方仅有不到30公里。以至于温州市区的扩张需要向东扩张到一片海岛的洞头。

温州世贸中心大厦夜景

七山一水二分田,相比杭嘉湖平原的一马平川,随着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离开,温州多年来人多地少的劣势日益凸显。所以在土地的开发利用上,温州不得不采用了集约化策略,不少在建的新区也选择了高层甚至超高层大楼的建设计划。近几年里,以温州世贸中心大厦为代表的高层商务楼在瓯江两岸拔地而起,但是过于分散的摩天大楼建造计划对温州而言,最直接的考验是每一座超高层从建造到运营都需要大量的资源维持。和虚高的温州住宅商品房类似,如果未来没有城市产业提升和周边商业的发展,它们的象征意义会大于实际。

 

重拾信心,打造“铁三角”

 

2020年GDP总量重回全国的30强。或许是温州经济复苏的开始。目标与杭州、宁波一起打造浙江的“铁三角”,重拾信心是温州媒体上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其实温州发达的轻工业和民间雄厚的财富资本,如果能继续顺应产业变革规律和需求结构变化,温州民营企业仍有规模化发展的潜力。

在城市建设方面,今年11月,温州传出了市区扩容的消息。未来几年里,温州的瑞安市确定会撤市设区,整体并入温州主城区。同时南部的苍南县和平阳县也有望撤县建市,在未来十年里和龙港一起加入大温州市区的怀抱,届时温州市区的面积也有机会扩大三倍以上。

今天的温州还拥有人口规模、自然生态、经济实力等天然优势。乐清和瑞安两座县级市的GDP总量超千亿,属于中国的百强县之一。最后,温州人勇于闯荡、敢冒风险的商业精神或许也将是未来温州城市奋起直追的独特优势。

参考资料

1、 浙江日报《温州长期占据的这项全省第一 为什么输给了杭州?》

2、 九哥财经《温州:激荡30年,落寞10年播》

3、 浙江新闻《为什么说“温州危机”正说明“温州模式”生命力?》

4、 澎湃新闻《争议声中叶檀列“十大最无前途城市”,温州媒体刊文指其武断》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wulian/20211208/3505.html

作者: chenfeng1995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6222717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