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圈 房产生态 随着推广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应用,数字货币时代来临!

随着推广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应用,数字货币时代来临!

广告4

随着推广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应用,数字货币时代来临!

自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数字货币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热点,大量数字货币的诞生和炒币热潮更是把人们的关注推到了顶峰。各中央银行也纷纷表示关注数字货币,甚至计划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更突显了其重要性。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已扩大了官方数字货币试点范围,这可能意味着中国的官方数字货币即将面世。作为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储藏工具,纸币取代金属货币是经济社会的重大进步。逐步取代纸币的数字货币,也许将再次成为一种新的跨越。

呼之欲出的官方数字货币

2010年8月14日,商务部发布了“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其中提到要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和中西部等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试点工作由中央银行制定政策保障措施,并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和未来冬奥场馆相关部门共同推动。

央行数字货币试点于4个月前在深圳、成都、苏州、雄安启动,并在餐饮、娱乐、零售业等领域开展试点;此次试点由点到面,由四个试点城市扩展到相应的四个地区,对应关系为:京津冀(雄安)、长三角(苏州)、粤港澳大湾区(深圳)、中西部(成都)。

自2019年8月首次推出以来,央行数字货币一直高速推进,进展频繁,超出市场预期,试点地区和应用场景不断扩大。2010年7月,滴滴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达成战略协议,同月,美团点评、哔哩哔(B站)与多家从事数字货币项目的银行展开合作,并开始向互联网领域推广数字货币的试点应用。

我们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被称为 DC/EP (Digital Currency and Electronic Payment),它字面上的意思是“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而官方的定义则是“数字支付工具的价值特征”。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时的中央银行行长周小川提出了这个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的领导下,于2016年9月成立了直属机构——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该中心根据国家战略部署和中国人民银行的总体工作安排,承担着数字货币和金融科技研发、标准制定等职能。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于2017年正式成立,致力于数字货币的研究。自此,研究所积极布局全国各地的研发机构。5月15日,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100%控股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南京金融科技创新研究中心”和“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南京)应用示范基地”在2018年9月正式揭牌。

六年来,中国人民银行以数字货币研究所为核心,与多家商业银行联合,从数字货币方案原型、数字票据等多个角度,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此后,央行召开了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加快发展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政府日益认识到数字货币作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数码货币模式猜测

在商务部试点的推动下,人民币法定数字货币 DC/EP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和联合测试,目前还处于内测阶段。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布了一系列有关数字货币的专利,中央银行和官员发表了文件并发表了公开演讲,可以大致推测出数字货币的可能运行模式。
也可以说, DC/EP是“一币两库三中心”的体系结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原所长姚前在他的著作《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原型系统的实验研究》中对这种体系结构进行了描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原型系统中同时建立了“数字货币发行银行”和“数字货币商业银行”两个数据库,分别为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存储数字货币。

另外,数字货币体系结构中还包括中央银行的认证中心、登记中心和大数据分析中心;认证中心的主要职能是对用户身份进行认证管理和颁发证书;登记中心负责登记数字货币的整个过程(发行、转让、回笼等)。
DC/EP发行与纸币发行基本上相同,只有技术细节不同。数字货币的发行和流通同传统纸币一样,都是以主权部门的信用为背书,通过发行过程实现与人民币纸币1:1的等价交换,现阶段着重于M0的替代(流通中的现金,即企业、居民持有的现金)。数字货币发行与流通仍然保持着原来的两级运作机制,即由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通过商业银行流通到私营部门。

在发行数字货币时,商业银行首先根据需求向央行数字货币系统提出申请,在央行会计系统中扣除同一数额的准备金存款后,央行和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系统分别生成并接受相应的 DC/EP,最终表现为央行负债端发行储备货币 DC/EP,商业银行的资产端存货 DC/EP增加。

另外,为了降低发行 DC/EP对商业银行间流动性的影响,理论上也可以通过回笼银行库存现金方式发行等值 DC/EP来实现数字货币对现金的替代,在会计上分别表现为央行负债端纸币现金的减少和 DC/EP的增加、商业银行负债端纸币现金的减少和 DC/EP的增加。

在私营企业将其手中的现金或银行存款转化为 DC/EP之后,数字货币正式进入流通;居民将持有的纸币转化为数字货币之后,商行库存纸币增多, DC/EP减少,数字货币实现了从商业银行银行库到居民数字货币钱包的转移。当银行存款转为 DC/EP时,商行的私人部门存款和库存 DC/EP都减少了,数字货币也得以转换。这个过程的完成标志着 DC/EP正式进入流通渠道。

使用 DC/EP的私营部门间点对点交易和支付只涉及私营部门间资产负债表的变化,作为钱包运营方的金融机构通过互连设备实现 DC/EP的转移,中央银行登记中心则负责相应的产权变更。此时代之以 DC/EP代替现金,实现了价值尺度、流通方式、支付方式、价值储存等四大基本功能。需要指出的是,在上述发行流通环节中,数字货币 DC/EP的资金流转需要经过中央银行登记中心进行信息的确认和变更。

数码货币的优势

就技术细节而言,央行数字货币 DC/EP具有纸币所没有的一些优点,如追溯性,便于保存,离线支付等。
第一,从现有信息看,数字货币交易具有一定的溯源性;该 DC/EP以加密的字符串形式显示,并携带持有者的身份认证信息。当每一个交易环节都需要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系统的确认时, DC/EP从创建到回笼过程中的每一个节点,理论上都会记录下来。上述信息加密后匿名给非授权机构,可以充分保障用户的隐私。这样, DC/EP就可以实现“有限匿名”,即对社会公众匿名,并向授权的执法机构和中央银行公开其名称。这种特征正是纸币所没有的,因为纸币交易具有完全的匿名性,一旦发行,央行很难跟踪到货币资金的流向。

与纸币相比,数字货币的运输、保管费用较低,但对技术、计算能力要求较高;钞票发行时有运输费用,基本由央行承担,流通中有保管费用,一些破损钞票可以折价兑换或者不兑换,这部分费用和风险都由持有者承担。但是 DC/EP在数字货币形态中不存在被载体损坏而价值受损的风险,其主要成本来自于前期数字货币系统的搭建和系统的运行,相对于现金发行流通而言,成本较低,且具有一定的规模效应,这部分成本主要由央行和商行承担。

第三,从支付方式来看, DC/EP支持双向离线支付,无需联网,无需无线信号,实现资金转账。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专利“用数字货币芯片卡进行离线支付的方法和系统”表明, DC/EP的终端设备也可以接收交易金额,但没有与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系统建立网络连接;用户的终端设备可以近距离无线连接从接受终端设备获得交易金额,并可以向接受终端设备发送交易信息。

最终, DC/EP作为法定数字货币,具有无限法偿性,也就是说,如果设备许可,收款方不能拒绝 DC/EP形式的付款,而第三方付款则没有这种优势。认为许多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部分商家或场景只支持一种或几种支付方式。而 DC/EP则没有这个问题,作为法定货币,只要商家具备接受条件,就必须接受。在这个意义上, DC/EP优于所有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此外,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央行数字货币在促进国内数字经济发展、降低经济运行成本、重塑国际结算体系、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在发行和普及数字货币方面也存在一些障碍。DC/EP的每一笔交易理论上都会被记录下来,尽管只有经过授权的执法机构和中央银行可以看到,但这仍然会引起一些人对隐私的担忧,因此更倾向于使用完全匿名的现金。另外,尽管数字货币系统被黑客攻击的可能性不大,但仍然存在着这样的可能性,如何保证其安全性并得到公众的接受,也是一个挑战。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shengtai/20210117/539.html

作者: summ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61274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4605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