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圈 小产权房 区块链应用于农业,怎样才能支撑万亿级的“合作经济”市场?

区块链应用于农业,怎样才能支撑万亿级的“合作经济”市场?

广告4

区块链应用于农业,怎样才能支撑万亿级的“合作经济”市场?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民间问题一直是中国历代统治者所关注的焦点。

在现代化进程中,工业现代化迅速发展,城乡收入差距拉大,如何帮助“三农”摆脱“苦”、“穷”、“险”,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合作化”悄然成为一种潮流。

根据经济学家的统计,到2013年,全国登记的合作社已经超过九十万个。调查数据还显示,参加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农民户均收入比未参加的农户高出30%左右。

2020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合作经济也将迎来新的变革。

许多专家认为,目前方兴未艾的区块链技术,自然与合作社这个“自愿参与,平等互惠”的合作经济相适应,将二者结合起来,给“三农”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

这种想象和切入的方式又将何去何从?不如跟随 OdailyPlanning来一探先行者的足迹,看看区块链技术与合作经济是如何为“三农”“换新装”的。

01一场爆发中的万亿蓝海市场

那是最美好的时光,这是智慧的时光,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

以此为例来描述区块链的今时境遇是最恰当不过的。

2018年以来,“区块链+”应用在中国蓬勃发展,经过两年的摸索与尝试,已经在货币发行(数字人民币)、供应链金融、防伪溯源、存证版权、政府管理等诸多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

从政策角度来看,区块链对于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性也得到了充分的确认。

今年十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将区块链作为自主创新核心技术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了区块链技术在新技术创新和产业转型中的重要作用。

四月份,国家发改委将“区块链”列入新基建计划,明确指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云计算是信息基础设施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也意味着区块链将被应用于更多场景、行业和产业中,成为信息化设施。

以上这些场景,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可以说,近两年来,在科技与产业各行业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区块链技术已经开始大放异彩,目前已经进入概念验证完善和大规模推广的前夜。

除了这些成熟可见的场景外,还有一些与区块链技术自然匹配的特殊领域。就在最近, OdailyPlatform公司就有了这样一家公司——区块链+合作经济。农村合作经济是合作经济领域的一个典型应用场景。

许多人听起来似乎很遥远和陌生,但农村合作经济与中国40%的农民的收入和幸福有直接的联系。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农村人口将达到5.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40.42%。所以如何“强农、惠农、富农”,始终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首要问题。

根据 Package执行董事吴丰恒的说法,目前农村改革的主流发展思路包括:三位一体的合作经济“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发展农村三级市场等几个方面的改革探索又具有内在的一致性,都是在探讨如何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提高农村市场化程度,同时保护农民权益的问题。这种“合作经济”的组织模式,使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面对大市场,同时也保证了农民对组织的治理和收益分配。

实际上,合作社与合作经济的发展源远流长。从欧文、傅立叶的探险,到英国罗其代尔先锋社、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再到近代中国工农红军消费合作总社、日韩综合农协的合作经济实践以及当代中国乡村建设,历史上都有不朽的创举。在一些发达国家,合作经济交易总额甚至可达30%。

2006年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57号主席令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将这种经济形式纳入法律保护和监管的范畴。当前,我国正在从中央一号文件到地方实践,探索农民合作的综合发展形式。

据公开资料显示,到2013年,全国登记的合作社已经超过九十万个。在这些机构中,农民资金互助社达到了上千家,在政策宽松的地区,单个资金互助社达到了3亿家。所以可以说,农村合作经济,是一个巨大的、不少于万亿的市场。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去年11月在2020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也提到了一项令人高兴的数据:“根据我们对瑞安市的调查,参加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农民家庭收入比没有参加的农民高出30%。”由此,显示出这种经济形态的优越性。

但是,正如一些社评所言,这个经济形态还处在探索阶段,还存在着不同层次的差异,个别方面的问题还需要我们去攻克。

二、区块链与合作社理念的完美结合

目前,农民合作社面临着资源分散、管理低效、监管失灵、社长道德风险高等一系列问题。

在这一点上,大学时期就曾当过支农志愿者的吴丰恒感慨万千。在他看来,上述问题的存在有三个根源。

一是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目前基于互联网的生态应用虽然已是大行其道,但也很少直接为农民服务,农村的信息基础设施还处在 PC端到移动互联网端的迁移过程中,合作社的管理仍主要依靠人力和原始的信息化工具,效率不高。

“农民合作社管理系统的开发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但是直到现在,系统的功能还没有跟上发展的步伐,经验还比较不足。”在实地考察时,吴丰恒发现。

二是缺乏系统化、数据化的解决方案,导致了以上问题的产生;农户与其上下游产业之间没有很好的打通,涉及生产、信用等多维指标的数据化、量化,形成标准和依据,从而难以有效的协作与交易。

三是产业自身特征所带来的难题,即乡村资源“山水林田湖草”难以单独定价并进行流通交易,单一试验无法形成市场联合和规模效应,导致产业无法发展。

针对这些问题,他认为可以结合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和新出现的分布式技术来解决。

在国内和国外,区块链在合作经济中的应用已经有所探索。

根据国际经验来看,美国信合联盟自2016年起就领导了区块链联盟 CULedger的成立。2018年, IBM宣布与区块链联盟 CULedger合作,开发基于区块链的信用合作解决方案,以创新现有业务模式和流程。

就国内而言,到2020年7月,中国信合联盟区块链委员会也宣布启动“中国信合联盟超级账本计划”。

就此场景与技术的结合而言,中国信合联盟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三位一体合作经济研究组组长陈林总结说,「三位一体」合作经济组织能为区块链发展提供真实、有效的应用场景,而区块链技术则能帮助合作经济组织不断地规范和改善内部管理,提高运作效率。」

陈林进一步举例说明,“三位一体”的合作经济及其普惠金融,追求的是一个分布式权益结构和商业网络,非常接近于区块链的构造基础。它以透明、民主的方式管理着一定社区、社区范围内的经济金融模式,与方兴未艾的区块链技术有着天然的耦合关系。

简单地说,通过应用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合作社的分配原则可以在编码层面得到固定,各种事务处理记录上链,不可篡改,公开透明,从而解决了原来人工记账,议事中存在的不公正现象,从而提高了农民入社和参与治理的积极性。

以往,合作社决策和收益分配主要靠人来完成,依靠合作社带头人来完成,造成不同程度的合作社发展不平衡,监管困难。采用区块链技术,将规则写入代码,使人们对规则的信任转化为对代码的信任,并解决了规则的规范化开发问题。

怎样使用公链为合作社“记账”?

自去年六月以来,一群热衷于经济合作的人试图建立一个公共区块链网络 CoopunionNetwork。

作为 Coopunion网络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吴丰恒表示, Coopunion是为了支持合作经济的运作和管理而生的,其愿景是支持数万个合作社开展业务,服务数万个成员。

在 Coopunion上,机构用户和个人用户都可以申请,投票成为网络验证节点,参与网络维护,进行网络治理。与此同时, Coopunion还将邀请政府、监管部门、银行、合作社等相关各方,相互监督,以确保底层网络安全和数据不可篡改。

这是一个新兴的领域,他们一方面构建底层的网络,一方面构建应用。这些应用之一就是 CoopunionNetworkPower,它是一款发布的记帐工具,称为“贡献记录凭证”。

“合作社的有关经济往来、成员行为记录、对区块链网的维护等,都要记入出资记录。吴丰恒说:“我理解这个项目的初衷是,在社区治理中,应该以人为本,而不是以资产为本;其次,应该通过社区治理机制和交易额返还机制来体现社区多数成员的利益。

证书的目的是从“信用合作”切入,“进而全面支持‘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以及支持资源确权和交易。将“信用合作”切入,是综合考虑团队现有资源。

据悉, Coopunion目前已经完成了合作社管理工具V1版,并完成了系统和互助社、银行之间的接口测试。
虽然尚未正式落地,但我们已经从一个个小场景中看到了区块链技术为合作经济带来的划时代变化。这一阶段或许还不能称之为开端,但新的机会已经萌发,在未来,分布式技术必然会给合作经济带来更多想象空间。

04简化帐务:资金互助申请

在上面的介绍中,您可能感觉到区块链+合作金融似乎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但却难以量化。可以从资金互助这个直观的场景来看一下。

金融互助主要是村内的信用贷款,戴相龙行长在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分享了这一数据。

截止2014年11月,山东省和有关省已选定三个县推进农业合作社和供销合作社内部资金互助试点;已批准14个省(区)设立49个农民资金互助社。

戴相龙还对浙江马屿镇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进行了实地考察,得到的数据是:2019年,有799个社员,共吸收股金500万元,存款余额1752万元,提取资金660多万元,发放贷款余额2843万元,累计为395户农民发放贷款,最高单户30万元,平均存款利率4%,平均贷款利率9.6%,全年按社员股金和存贷款积分进行分红。

戴相龙认为,从本互助社来看,存贷业务在社员之间开展,贷款质量较高,对提高普惠金融的可得性、普惠性和便捷性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图解某村供销社分红大会现场

在吴丰恒看来,这样的场景如能让区块链加持,将会让账本可以公开可追溯,监管可以查到,减少了交易的信任成本和违法风险,从而使业务量有所突破。首先,在 CoopunionNetworks项目落地之时,抹链科技持有的Eco-to-Cafe公司将推出一个 CCAL应用 Beta测试版,以解决资金互助场景。

“简单算一下,在3年内,系统能够接入1000个合作社,每个合作社有1000个人,就能在链上得到100万个用户;从资金规模来看,目前我们紧密合作的合作社的交易额已经达到了百亿元。”吴丰恒介绍说,这说明,如果可以扩大到各类合作社,这一体系所接触的市场也会呈指数级增长。

《OdailyPlatform》发现,抹链技术不仅在场景方面独树一帜,它在行业中的自我定位也与其他链企有很大不同。

大多数链企会针对特定场景开发一整套区块链体系结构和产品组件,而后交给场景中的企业自主运作。但抹链科技表示,将以技术投入的形式成为Coopunion网络的一员,先为合作社解决了产品和工具的问题,再和社员共享长期发展的红利。抹链科技在合作社中的角色正是技术公司、工具支撑。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像Coopunion网络和相关应用工具推出后,吴丰恒相信,也可以为监管提供一个接入口、合适的抓手,改变以往“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情况。

“合作经济在全球已有几百年历史和大批先驱者、支持者,而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技术是比较新兴的技术。有或者没有我们,合作经济都会发展。我们期待通过努力,让老树开出新花。”吴丰恒对Odaily星球日报说。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qukuai/20210114/459.html

作者: summ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61274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4605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