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圈 小产权房 用户隐私已是数字经济发展首要难题,区块链赋能可信数字身份管理

用户隐私已是数字经济发展首要难题,区块链赋能可信数字身份管理

广告4

用户隐私已是数字经济发展首要难题,区块链赋能可信数字身份管理

随着中国全面进入数字经济建设新时代,数字身份认证、管理和用户隐私保护已经成为数字经济发展中无法回避的核心问题。最近,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中国信息和通信研究院、北京中盾安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的“可信数字身份区块链峰会2020”白皮书正式发布。

数字身份项目领导小组组长单位、公安部一研究所副研究员郝久月表示,数字身份作为数字中国建设的基础性支撑作用日益凸显。区块链已成为数字中国建设和科技深度融合的重要方向,区块链与可信数字身份的创新应用也是国家重点研究方向之一。”“数字身份是链上、下的桥梁,也是区块链走向合规监管的桥梁。可以说,区块链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数字身份的可信度。

区块链数字身份管理

中国从古到今都是一个信任的国家,它崇尚信任的文化。但新时期到来后,社会发展对信任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信任危机也日益严重,亟待解决。“你是谁?”链极科技的董事长兼总裁、创办人庞引明对《链新》记者表示。

目前,中国正处于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时期,数字身份管理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和传统因特网上的虚拟身份一样,数字身份并非用户的真实身份,而是依靠加密技术而匿名的身份。尽管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技术可以解决在线可信度问题,但无法解决线下的可信度问题。所以,对数字身份的识别和真实身份的认证也成为一个重要的命题。

「目前对数字身份的管理,最主要的问题是在数字世界内的身份,能与真实世界内的真实身份相对应,因为大部分场景都有真实权利与义务的归属,并受真实法律的约束,」布比的创立者蒋海对《连新报》说。
现有用户的数字身份信息经常存在于不同部门、行业和企业中,它们各自的数字身份系统互不相通,同一用户的信息常常被隔离在不同的集中系统中,系统间的相互验证过程复杂,难以实现一致性协同管理。区块链产品高级总监黄彬对《新链》表示。

现在看起来,虽然网络上各大平台的身份基本实现了实名化,但用户也仅仅获得了身份认证,并不能真正掌握身份信息的控制权,随之而来的是诸多问题。另外,各个部门、平台的身份认证手段简单、效率低,隐含着较大的个人隐私信息泄露风险,可能导致用户信息被贩卖,造成财产和相关利益的重大损失。

“如果用户知道他们可以控制自己可识别的信息,他们就更有可能分享这些信息”。“链新网”记者注意到,黄彬表示,区块链技术非常适合管理个人身份信息的许可和控制权限。”因为这种技术可以自我管理,而不需要依赖中央控制机构。智能合同可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嵌入规则,实现选择性参与过程的高效自动化。这一规则可以决定谁有权收集与身份有关的数据,谁有权访问这些数据,以及能够了解的详细程度。

数字身份中央化系统中,用户只拥有帐号的接入权,登录实际上是服务商检查用户是否有帐号访问的过程;而非中心化数字身份系统中,用户不需要登录密码,通过保管私钥来管理自己的身份及相关操作,大大提高了用户对自己数字资产的控制力和支配权,用户的隐私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蒋海对《链新报》说:“在数字身份方面,区块链技术的作用在于跨系统的身份,即链上身份,可用于多个系统。

他表示,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政府,都无法做到让所有人满意,而跨多个互不相关的平台管理个人身份信息。在这方面,区块链技术正好具有优势。该系统采用分布式体系结构,能够确保跨多个行业和生态系统的企业应用完全互通。同时,在区块链网络上,个人数据的许可和控制权限可以通过一个单独的接入点来管理,”黄彬告诉《链新报》。

多部门合作共创产业

他说:“现在人们对区块链技术期望值很高。作为一种新兴技术,区块链技术虽然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推广,行业内也进行了探索,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庞引明表示,“区块链+数字身份”在整个社会生活中,如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等,都有着很大的应用价值,落地场景十分广阔。”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存储机制,使数字身份在被篡改时变得更加可靠;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公私密钥授权加密机制,使信息得到更好的保护。

据 IDCFutureScape报告称,“身份将成为一道新的安全防线,到2022年,将有1.5亿人拥有区块链数字身份,通过验证每个用户身份、验证每个设备、限制访问和特权以及依靠机器学习来分析我们的行为,并对其进行更深入的了解。”

庞引明同时指出,当前区块链技术存在着诸如存储速度、处理海量数据等发展瓶颈,其效率的提高有赖于技术进步。就应用落地而言,不同所有制、不同类型、不同经营模式的企业能否保证应用的客观性,是否会造成新的数据垄断等问题值得关注。同样要考虑的是,不同所有制、不同类型、不同经营模式的企业,是否有足够的效率和热情,是否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做相关的事情。此外,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成本投入问题也需要考虑,如 IDC数据中心的建设等。

蒋海向《链新》表示,目前看,“区块链+数字身份”落地效果一般,大多是以中心化的名义进行“假”链身份认证,尚无非常可靠的盈利模式。假需求是区块链发展的最大瓶颈。块链技术的落地,本身没有风险,真正的需求才是障碍。这就是说,哪些场景确实需要区块链,或者区块链在其中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

黄彬认为,区块链与数字身份相结合的应用主要有三个难点:一是区块链技术与数据隐私保护技术之间的性能差距;二是用户隐私保护与企业数据变现的商业模式之间的冲突,在多方安全计算尚未成熟的情况下,目前只能对用户隐私进行身份认证,无法对身份信息进行授权,从而可能导致企业无法参与;三是 DID和私钥都很难记住,需要用户自己来保存,对用户的使用门槛较高。

他说:“并非所有的区块链设施都一样。基本上,一个强大可靠、数据完整的协议最终会取得胜利。产业联盟是建立这些强有力标准的最好方式,”黄彬对《链新》说。

还有人认为,数字身份的来源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背书机构,也就是国家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机构来背书。建立数字身份认证必须以政府为发端点,使用公安身份系统中的指纹、照片作为真实性验证手段,建立金融、税务、海关、交通等可互联互认的身份认证网络,同时保证认证后各应用端的信息不会泄露,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他表示,如果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身份认证,就需要涉及公安、民政等部门之间的一些协调工作,需要打破数据孤岛。要做好这项工作,就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出来做相关的工作,把它当成千秋大业,”庞引明对《链新》说。

广告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掘金圈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jq6.com/qukuai/20210113/435.html

作者: summ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61274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84605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